关于七夕这一天

隔壁的住户都出门去上班了,我趴在床上依稀能听到走路时踩着阁楼地板的咯吱声,百无聊赖的玩了会手机,实在困得不行刚想入睡,父亲敲门过来,给我送来了早餐。开了门就往回走继续倒下在床上,我没说话,父亲也没说话。
吃了点晚饭随手把剩下的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继续睡,梦中听到枕头下手机闹钟不停的响,翻身拿出手机,朦胧中愁了一眼时间9:46 am.这才想起给父亲走时没关门,就着裤衩起来把门关了继续躺着,醒来了就无法再继续入睡了,头疼得实在不行,顺着后脑延伸到眼眶深入骨头的痛,只有不去想这事儿。打开昨天刚导入手机的母带听了会儿曲子,抛弃了大半收藏的乡村音乐,开始烧the piano guys 这俩快活的死基佬的作品。仰着头就能看到下午的阳光从繁密的梧桐叶斑驳的散进来,这里还算睡着挺凉快,夜里经常冷醒来,用不上空调也用不上小电扇,只是住在阁楼有点不便。甚至我躺在床上想在楼下附近的水杉林里搭建个结实的小木屋,带上基本可阅的书本儿,再带上一个耳机和手机就够了,当然了也得带上些日常用品…
外面的行人,大家七夕都在干嘛呢?16:35 pm 我决定出去一趟,是回父母家,顺便去水利菜场晃一圈买点菜。最近胃很是不舒服,吃不下油腻的东西,不知道是夏天的缘故还是什么的,还特想吃算的,生的食物,比如生肉,生鱼,生菜的食物还要带酸味才能有味觉。
这次在菜场没有前几次的茫然状,很顺利,菜价也了解所以没有老妈那样讨价还价,只是没有买到酸萝卜,一条草鱼,一根白萝卜,一把红汗菜,两个土豆,一把香菜,几根葱,八个桃子,好叻!回家。
提着这么重的东西回父母家真是个辛酸的历程呀,要穿过长达一千多米的梧桐沥青路,不过从小到现在我还是特别喜欢走这条路,很多时候都喜欢绕道走这里,踩着斑驳的阳光特别开心。

2014-08-02  | 2  |   
评论
热度(2)
 

© 崩坏年糕 | Powered by LOFTER